当前位置: 首页 > 艺术学堂 > 摄影艺术 > 摄影常识 > 返回首页

从漫画中学习摄影

时间:2009-08-14 22:19来源: 作者:
  

  以下内容纯属个人观点,如有不妥之处,考虑到本人名“一笑”,又放置于此,姑且可“一笑置之”。

  我接触的第一种与图像相关的艺术是绘画,后因为专业原因而转向了建筑绘画。国内的建筑专业非常乐于卖弄形式主义,不论好作赖作,能画出漂亮效果图的就是好设计。市场需求如此,学院教育亦如此。在这种评审标准下几乎所有人都埋头苦练所谓的“基本功”以至于大部分人花了五年或八年宝贵的学习生涯,却最终沦为没有思想的“画匠”。我没有加入行列是因为埋头也苦练不到什么惊人的程度,所以现在才能在此大言不惭地说三道四。

  由于本人手绘功底的惨淡,我就取长补短转攻机绘(即计算机绘画)。结果也没有混出什么成果,但却意外地从平面设计中发现了乐趣。在国内屈指可数的资源中,我惊艳于《Vision》杂志的华丽多姿,并流连在CG影像世界中乐不思蜀。后来又在偶然的机会意外地迷上了摄影

  这一系列的转移不可谓之“见异思迁”,因为我始终是“虽有新欢却不忘旧爱”。而仔细想来,这似乎就象息息相关的网络一样,从一个链接到另一个,看似无关实则相关。

中国设计学堂

  记得在一次建筑年会上有个师弟的获奖装置艺术作品就叫《网络》,是一组错落摆放的镜面。高低参差的反射面中影像交叠并互相折射,表达出一种无方向的错综复杂的网络关系。由于观者的不同,站立位置的不同,这组镜面又反映出不同的影像,正应合了网络的即时性,偶发性。

深圳UI设计

  社会发展到今时今日,银盐颗粒作为唯一霸主的时代已经远去,我们将怎样理解摄影

  我没有摄影理论的科班背景,也不是通晓技术的专业人士,所以在此我谨以一名业余自学者的身份很不负责任地说一句:所有以影像为视觉媒介的产物均可被认为是广义的摄影。它可以是一幅影像化的插图/绘画,可以是一幅平面设计,可以是一部电影的片段,可以是一幅荒诞怪异的CG作品,还可以是一组装置甚至一个空间。只要它所传递的影像能够被人们记忆和定格成一个精彩瞬间,并表达了其思想内容就可以被认为是摄影

  任何时代都会出现某些大逆不道的叛徒并鼓吹一些离经叛道的言论,这是因为任何东西最初不成体系的时候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和理论。最初无“可”无“不可”,当有了理论有了理论家之后才有“可”有“不可”。

  对于我这样的无技一身轻者,更是毫无牵绊,无所顾忌,所以在自学摄影的过程中我无门无派,来去自如,凡是我所认为的“广义摄影”都是我的老师,索性就用瞎打乱撞的江湖招式斗胆弄一次斧。

  希望能够陆续成文,姑且称之为《自学摄影系列》,到底能否再续狗毛就只有天知道了。

 

 

(以下漫画作品出自台湾著名CG画家陈淑芬的《彩虹书》系列)

  作品:《彩虹书。黄色》003#

  手法:人物居中并面向光源,为强调光感将远景的对比度和饱和度逐渐减低。

 

广州UI设计

  启示:在摄影中我们也经常以小景深的手法体现主体,可以略去远景的杂乱。而且构图的三分之一原则并不是永恒的定律。一束聚光从左上角倾泻而下,不但可以柔化人物的面部还可以有种故事性的趣味(还记得花样年华中王家卫在男女主角上下的黑暗楼梯旁放置的那盏街灯吗?正是那种影影绰绰有种撩人心怀的心动力量)

  对比摄影作品:Anne McAulay作品《Interior》系列

 

 

作品:《彩虹书。黄色》007#

UI设计

  手法:构图偏于一侧,背景有效衬托。

  启示:在摄影中将主体置于一侧或一角,却令其重心、眼神或光线等指向另一角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构图手法,不但画面鲜活且重心均衡。而当主体比较简洁干净时,可以不排斥背景的琐碎繁杂,有时反而可以丰富画面并增加生活感,但前提是碎物最好与主题有某种联系,且在明度和形体上必须有效衬托主体又不能抢镜。不是有条关于戏剧的名言吗?“帷幕上的剑要么就不挂,要么在最后一幕一定会出鞘!”

广州UI设计

  对比摄影作品:Jay Maisel作品

  深圳UI设计

 

作品:《彩虹书。白色》011#

  手法:掐头去尾只留局部。

  启示:全景适合于表现完整、壮观的场景,但往往局部画面更有张力,能将人们的视线引向无穷远,并同时将人们的联想引出无限种可能。但如何进行合适的选择和取舍是非常考究功力的,不但基于作者的构图技巧,也来源于立意和主题。更确切的说,同一个瞬间同一种场景,不同的摄影师甚至是同一位摄影师拍两次都可能取舍得完全不一样。往往最抓住你第一感觉的就是作者最想表达的主题,而一幅好作品中每一处细节都在指向这个主题。

  对比摄影作品:《为了忘却的纪念----伊拉克战争》

 

 

深圳UI设计

作品:《彩虹书。白色》019# 深圳界面设计

  手法:最简洁也是最讨巧的1对1方式。(也是本人最喜使用的手法之一。)

深圳界面设计

  启示:个人感觉画面中元素越多越难以组织,越容易偏离主题或出现多个主题,所以最狡猾的作法就是尽可能摘取最少的元素,够用就好。比如画中只用了两种元素的简单对话,略去其他细节,比较容易形成鲜明的焦点。但实践时一方面这种情况可遇而不可求,另一方面就是容易流于单调和形式化。

  对比摄影作品:多如牛毛就不必列举了吧? 中国设计学堂

 

 

作品《彩虹书。白色》021#

  手法:改变正常视高。

  启示:记得有句名言叫做“与视线平齐的视高很难照出好照片”,换成站在架上或是躺在地上往往就能拍到更新颖的视角。之所以吸引观众,是因为平常人从来没有尝试过这样去看。而转换视高之后带来的另一个好处,就是可能一些干扰画面的杂物能被魔术般地藏起来或躲过去。

  对比摄影作品:Maciej Dakowicz作品《Particularly Like》系列

 

 

作品《彩虹书。白色》031#

中国设计学堂

  手法:虚实对比,形影相对。

  启示:这应该算是老法新用的经典代表吧,从16世纪的文艺复兴到19世纪的毕加索到大师布列松都精于此道。把镜中的虚像、水中的倒影与真实的物体在一个画面中组织得生动而戏剧,虚而实之,实而虚之,在幻影和真实之间不知不觉颠倒众生。

中国设计学堂

  对比作品:布列松(太熟悉了,估计不说大家也都知道)

广州界面设计

  还有很多很多诸如此类……今天累了先到这里吧,如果大家不嫌烦,就等下次再续狗毛吧。

  说到底,实践才是硬道理。让我们背上武器一起走吧!

------分隔线----------------------------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点击: